<sub id="535vd"></sub>

    <address id="535vd"></address>

      <address id="535vd"></address>

      <sub id="535vd"></sub>
      家具廠普工3個月就跳槽!用工荒難以逆轉?
      來源:家具微新聞 日期:2017-11-28 瀏覽

      珠三角是中國家具業年產值的主要貢獻地之一。據廣東省家具協會發布的統計數據,2017年1-6月,廣東省家具行業規模以上企業(約1170家)主營業務收入為1005億元,比2016年同期的877.6億元增長14.5%,凈增長127.4億元,龐大的體量與持續的增長,令珠三角成為中國家具行業發展的主力軍。

      可以預見的是,珠三角家具制造企業的產能將持續創新高。


      時下,進入2017年的第四季度,隨著傳統家具銷售年末旺季的到來,以及各種電商購物節的促銷,珠三角大多數家具廠都進入“趕貨”的忙碌階段。

      生產、銷售鉚足勁了往前沖。然而,在生產增長之外,卻是珠三角家具廠不可逆轉且越來越嚴重的“普工荒”。

      有業內人士表示:珠三角家具廠的用工荒還遠未到最嚴重的時候,用工荒或許才剛剛開始?!?/strong>

      探因:用工成本是越來越高了嗎?

      據國家權威統計數據顯示,2012年我國勞動力總量首次減少,數量達345萬;2013年減少244萬;2014年減少371萬;2015年減少487萬;2016年減少349萬。勞動力總量下降已滿五年,勞動力累計減少1796萬。

      由于生育率低,目前90后相比80后減少了大約三成,00后又比90后減少了三成。即便是放開二胎后,出生人口數量也不及預期;在人口結構上,2050年大陸65歲以上老人將達到3億,80歲以上人口將達到一億,“老齡化”更加嚴重,且男女比例嚴重失調,2020年適婚的男性青年比適婚的女性青年多出3000萬人。

      勞動力總數每年都在減少,“老齡化”現象越來越嚴重,男女比例嚴重失衡,這便是珠三角“普工荒”背后的人口大背景。

      然而,更有行業人士指出,其實這幾年勞動力下降的速度還算比較慢,五年后,在63年-73年這波中國歷史上最大的生育狂潮中出生的人就要退休了,市場上一年要消失掉2500萬左右的勞動力,而那個時候每年進入職場的年輕勞動力不過1500-1600萬,而這才是勞動力人口斷崖式下跌的開始。


      很多媒體都曾報道越來越高的用工成本讓利潤微薄的企業開始招架不住,甚至紛紛考慮以機器人代替人工。不過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在中國勞動力市場具有典型性的珠三角地區,近年來勞動力成本明顯增長。

      以東莞為例,有人力資源公司對外公布的數據顯示目前這里普通工人的用工缺口有20萬人,據記者了解,目前這里普通工人每個月的工資基本上漲了20%,起步平均月薪都是4000多元,再加上社保,以及各種體檢、培訓、福利費,基本上每個月有6000多。

      不少制造業老板感嘆,相較于東南亞相對低廉的勞動力,中國的勞動力價格已經是相當高了。

      廠方:零散工人企業反而不愿找

      記者在訪時發現,很多工廠確實為了招到工人絞盡腦汁,很多工廠都想出了“老鄉帶老鄉、家人找家人”的主意,就是鼓勵廠里的工人把自己的親朋好友都叫到廠里做工。作為獎勵,往往叫來一個親友老鄉來廠里上班,干滿半年就能給“挖人”者幾百元的獎勵?!叭ツ甑膬r碼基本是一個人600元,今年有的已經開到了800元,尤其是現在用人旺季到來,沒準價格還會水漲船高!”一名在電子廠上班的工人告訴記者。

      雖然渴望招工,但對于主動找上門應聘的零散工人,多數企業并不熱情。首先他們希望對應聘者知根知底,但這很難做到,作為企業的招聘人員是不愿意承擔這種風險的,他們更愿意與勞務公司“公對公”地打交道,即便出了什么事情也說得清。


      此外,工廠高度依賴勞務公司的另一個客觀原因。零散應聘的工人數量畢竟太少,反而拉高了招聘成本,還不如支付“提成”規整地獲得工人。尤其在用工旺季,有的工廠一兩天內要招到幾百上千工人,只有勞務公司才能夠做到。

      久而久之,工廠與勞務公司的關系已經密不可分。甚至一些企業的招工人員與勞務公司之間或明或暗的利益關系也成了行業潛規則。

      工人:任性90后是“說走就走”的打工者

      最大的90后已經27歲,最小的90后也邁入成年期,2015年全國90后人口總量達2.11億,占全國總人口的15.5%。以90后為代表的新生代群體正式步入中國制造工廠。

      這群信息大爆炸時代成長起來的90后,正在改變著以往的用工關系。

      在90后的父輩剛走上工作崗位的年代,老板簡直成了上帝,那時候企業總經理有句經典的名言:“三條腿的青蛙不好找,兩條腿的人到處都是,不干就給我滾蛋?!倍F在,工廠招工卻要開發多種渠道,漲工資、改善各種生產生活條件,卻還是招不來足夠數量的普工。這種用工的巨大反差,就發生在這短短的十年來里,這令包括制造企業主、派遣公司、中介或者其他產業鏈上的人們頗有些不適應。

      同樣是勞動密集型的制造企業,家具企業又比電子、服裝、鞋帽業更不受90后們待見。在珠三角,不少家具工廠生產方式傳統,工作環境糟糕,粉塵大,工作內容枯燥,工作強度大,工資性價比低,女工匱乏,男女比例失調,沿海內地工資差距縮小。

      不僅如此,崇尚“個性”的90后們更不能容忍的是工廠環境單調帶來的精神上的空虛:這些年輕人在入職前還是穿著各異、朝氣蓬勃的青年(下圖左);進入工廠成為普工,就變成了毫無特色的“零件”:統一的制服、統一的盒飯……


      進入工廠前與進入工廠后,身處工廠的“90后”普工與他們向往的都市生活幾乎絕緣

      據統計,普工的平均跳槽周期為3-4個月,而90后普工跳槽就更頻繁了,一個月,甚至幾天就跳槽的也不少見。

      90后普工沒有太多家庭束縛,跳槽成本低,理由也很隨機:就想換一換,即使新工作工資更低;新工廠的妹子或者老鄉更多;新工廠周圍擼串更方便……

      最根本的跳槽原因是:90后只是把“普工”當做一個跳板,他們已經告別了賺錢寄回家的70后的傳統活法。對他們來說,賺錢固然重要,但是又不必完全受賺錢的束縛;對于他們,更重要的是體會城市生活和開闊眼界。而其他的職業,尤其是服務業似乎顯得更能滿足他們的需要,比如小區保安、餐館服務員、快遞員、中介(房屋、保險、理財等)、銷售......

      長期以來,中國家具制造業以珠三角家具制造業的發展為典范,而珠三角制造業的發展在很大程度上依賴于勞動人口紅利。60后、70后員工的堅韌,成就了中國廉價制造業的輝煌。如今,90后集體性地向低品質勞動環境說“NO”,廉價制造業的生存立即便成為一個問題。

      面對勞動力人口總體下降及人口結構的變化,以及不再忍辱負重更關心個體感受的90后員工,珠三角家具制造企業應對“普工荒”之策或肩負了更多的時代期待。

      目前,留給企業解決“普工荒”的時間越來越少,未來更不容樂觀的人口環境,會造就一個怎樣的珠三角家具制造業呢?

      杏鑫娱乐